Nekotaa

开心至上
杂食(拒绝bl)
偶尔会写喜欢的cp

胡思乱想的时候要有谁陪伴才可以哦

花花/


露西有时候不得不承认,纳兹的确长得蛮帅的 。


最近周刊时报的记者杰森前辈特意为纳兹拍了一组照片—火之灭龙魔导士的绝赞时刻!!


虽然照片被刊登出来后纳兹的样子的确算得上绝赞,然而只有露西知道这拍摄过程的辛苦。


比如说当杰森前辈见到纳兹后激动到想要握手拥抱却被纳兹打飞出去时,露西因为提前被周刊时报联系过要协助拍照,只好无奈的去跟纳兹讲道理———虽然他听不懂就是了。


“不过这是露西说的就没办法了。”


纳兹嘴里嘟嘟囔囔的,脸上虽然仍然摆着一副“好麻烦”的表情却乖乖的坐到了椅子上。当杰森前辈再次激动的要求握手时,他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后嘴角大大的上扬并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平日凶狠的上吊眼也因为笑容而变的柔和起来。


在杰森前辈一大长串的wow声中第一张名为“邀请”的照片诞生。


再比如说,当杰森前辈要求跟纳兹露西哈比一起出任务以希望记录下纳兹战斗时帅气的模样为要求时,这回轮到露西连连摇头


“不行,纳兹太乱来了,战斗起来根本不帅,只会搞破坏。”


反观纳兹,一连笑嘻嘻地说来吧来吧,我可是很厉害的。


于是杰森前辈嘴里念叨着<被采访者都说让我去了我当然要去了>这样没有说服力的理由一脸幸福的跟着去了。


你问为什么幸福?当然是因为可以见识到真正的魔导师战斗的样子咯,尤其还是大名鼎鼎的火之灭龙魔导士。


本来觉得只能拍到纳兹暴力损坏城市的照片,没想到杰森前辈却连连激动的称赞。她好奇地凑过去一看


-不知为什么心脏猛的一颤


照片里的纳兹在面对敌人毫不留情的打向他时,上吊眼带着凶狠的目光,墨绿色的双瞳此刻仿佛隐约的浮现火红色的烈焰;嘴角微微下垂,一颗微微露出的小虎牙增添了一丝痞气;飞扬的白格子围巾在空中划出的优美弧线被恰到好处的定格;手上因为发出攻击而燃烧着火焰,给予人极大的视觉冲击感。


露西莫名的觉得,她一点都不了解纳兹。这种应该熟悉的再不能熟悉的样子自己却好像没有印象一样茫然无比。


接下来的几张照片也是这种感觉。


-太陌生了


就这样,露西在一边安抚纳兹一边劝说杰森前辈这样及其辛苦的状态下折腾了一天,致使她回到家就瘫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第二天露西睡眼惺忪的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她打着哈欠慢悠悠的去泡了个澡,随后又美美的梳了个发型并用可爱的发圈来扎住。因为已经下午了的缘故所以露西并不着急去公会,她又在衣柜前犹豫不决的选了半天最后搭配了一套比较带有少女气息的服饰。忙完这一系列后露西终于以焕然一新的面孔踏出了家门。


【只有这样好好的打扮一下才可以安慰昨天的劳累呢】


露西这么想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公会。


露西喜欢的作家曾说过一句话:有时你推开一扇大门,就会来到新世界。


她觉得这句话现在太适合她了。



“纳兹大人请给我签名!”

“纳兹大人我一定要嫁给您!”

“纳兹大人来我家吧我给您做各种美味的烤肉!”

“纳兹大人我好爱您!”


········


露西在公会门口死机了几秒钟后,看到那群少女们手中举着的杂志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瞳孔映射出的被少女们层层包围的纳兹,露西只觉得那种陌生感又一次涌上心头


-记忆里的纳兹,从没有过这么万众瞩目啊。


她拍了拍脸颊打算赶走这些糟糕的想法。可是它好像扎根了在脑海一样怎么也挥之不去,露西只好作罢。她有些无奈地走向吧台准备点一杯饮料喝,谁知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招呼声


“哟,露西!你怎么来这么晚?”


纳兹一脸朝气蓬勃的对她打着招呼并报以一个大大的笑容,随即准备动身来到露西身边却被露西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了,接着纳兹看到露西趴到吧台上一动也不动,米拉问她怎么了也只是摇了摇头随后要了什么。待米拉离开后就接着趴着,双手成环状头深埋于其中。


纳兹看着露西的反常有些不安,他本来想要推开这些女生但因为他从小被伊格尼路或者艾露莎教育“不可以那么暴力对待女生”这种条条框框而感到烦躁时,他突然听到了一些让人讨厌的窃窃私语


“那个女生是不是杂志上被纳兹大人公主抱的那个?”


“就是她了。现在竟然拒绝纳兹大人真是讨厌。”


“我们要不然偷偷堵住她给她点教训?”


“啊啊,这种女生一看就。啧啧。”


“要不然绑架她吧?”


“还是算了,毕竟她也是魔导士诶。”


·········


“喂,你们这群人要是敢伤害露西一根毫毛,我绝对把你们烧成灰烬。”


纳兹因为愤怒而低沉下来的嗓音带有强烈的威胁,上吊眼再次凶狠地挑起仿佛眼前的是一群敌人。他狠狠的把手握成拳状并带着火焰砸到桌子上,桌子瞬间裂成碎块飞向周围。他早就不耐烦了,更何况这些叽叽喳喳尽说些他听不懂的话的女生还阻止了他去找露西的步伐。


少女们立马护住头部惊恐的散开,她们可不敢亲身体验火之灭龙魔导士的愤怒。不过仍有些狂热的粉丝偷偷躲到了柱子后面。


不远处正聊着天的格雷艾露莎听到这种动静立马赶过来。本趴着的露西也惊讶的扭头看向这边。


“纳兹,难得给公会涨人气的大好机会你在做什么?而且我不是告诉过你不准对女生出手吗?”


艾露莎拿出剑指着纳兹,好像他不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下一秒他就魂归西天了。


“啧啧。上吊眼永远学不会绅士。”


格雷在一旁戏虐的看着他。


纳兹无言了小片刻,缓缓开口


“她们说要绑架露西。”


随后讲述了他听的那些窃窃私语。


格雷倒是勉强明白少女们可怕的嫉妒心,正想给纳兹解释下时


“你们这群女生,竟然想伤害露西,绝对不可原谅。”


只见艾露莎脚踩在一旁的椅子上,女王气势瞬间爆发,幻化出群剑。柱子后的女生们也被吓跑了。


“艾露莎…”


格雷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两个情商为负的队友真是麻烦。


纳兹见到这边有艾露莎来解决便大步走到正一脸纳闷的露西身边


“哟露西!”靠近后纳兹自然而然的揽住露西笑嘻嘻的看着她。刚才的凶狠仿佛不曾存在。


“离得太近了…”虽然说也没用。


“你刚刚又在干嘛?她们全被你吓跑了。”露西有些抱怨的看着纳兹。真是的,难得给公会涨人气。


“没什么,感觉太麻烦了,所以就这么做了。”纳兹大大咧咧的语气让露西不禁扶额。米拉正好在这时把自己要的水果汁送来,露西便把纳兹的胳膊拿到一旁转身喝起来。


“阿拉阿拉,纳兹又和露西这么亲密。”米拉笑的一脸温柔,双手合十若有所思。


“他自己凑过来的嘛。”露西无力的吐槽。她因为这个动作被米拉说和纳兹般配过无数次了,不过她只当玩笑就是了。


“说回来露西,你今天怎么了?”纳兹看着米拉说了句要杯火焰特饮后拉开露西一旁的椅子坐到她身边。


“什么怎么了?”露西奇怪的看了纳兹一眼,随后继续小口喝起水果汁。米拉姐做果汁也这么…


“你今天好像失恋了一样。”


“噗”


因为纳兹的语出惊人露西把嘴里的果汁一口喷了出去。


“露西好恶心。”纳兹摆出嫌弃的表情。


“恶心什么啊!话说这又是你从哪里听到的词汇啊?!”露西脸上的温度瞬间上升,米拉又灌输奇怪思想了吗?!


“那群女生中有个问我喜不喜欢她我说不喜欢她就说她失恋了。”


纳兹乖乖的汇报着词汇来源,他看着眼前脸红的像煮熟的虾一样的露西感到好奇。他说什么奇怪的话了吗?


正胡思乱想着种种可能的露西听到这句话后心里瞬间平静了。


“没什么其实。”


她恢复了刚才的样子,继续一脸平淡的喝着水果汁。


“你一定有。”


纳兹看到一口否定的露西凭直觉觉得一定有蹊跷。


“没有。”


“有。”


“没有。”


“有。”


“没有。”


“有。”


“都说了没有了…”


“露西,我们是同伴。你可以告诉我的。”


纳兹放弃了继续发挥小强精神,他觉得这样下去什么也问不出来。于是他打断露西的话一把抓住露西的双肩把她扭了过来让她直视自己。哦当然,他控制着力度呢。


听到这句话露西显然一怔,她看着纳兹真挚的眼神‪一时‬又有些语塞。怎么可能告诉他这种奇怪的想法…


“我们是同伴,露西。”


纳兹又重复了一遍。


“我可以接纳你所有的悲伤难过与不安。同伴不只是一个名词,他是能让人无条件信任的人。”


纳兹看到少女琥珀色的瞳孔瞬间放大,她猛地一仰头带动着两耳的星星样的耳坠来回晃动。


露西似乎想要说什么张了一下嘴却又像是在顾忌着什么又立即紧紧闭住双唇并默默的低下头,耳边的两撮长发因为低头而零零落落的遮住了她的双眼,使人看不出情绪。


等待的时间永远是使人感到漫长的,它会一点一点的扩大人内心的不安。周围依旧是嘈杂的人声,依旧是谈天说的人们,可是这些都与纳兹无关。他现在的整个世界唯一想听到的声音只有露西的声音,那些不想听到的就自动排除掉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被扩大一定程度的不安促使着纳兹想要开口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时,对面的人才终于出声


“纳兹…”


金发少女有些哭腔的语气让纳兹的心情瞬间有些急躁,哪个混蛋欺负露西了?他一定得把那个人狠狠…


“我觉得我好像太不了解你了。”


她红着眼圈看向听到这句话后一脸愕然的纳兹。此时纳兹的想法是【我要怎么把我自己打一顿来让露西不难过】


“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我竟然会对你的这一切感到陌生。无论是照片上的你还是被人津津称赞的你,我都感觉莫名的好陌生。”


不等纳兹回答露西自顾自地说下去。她缓缓捂住双眼,声音带有一丝颤抖。


“我们明明是同伴,我应该是最了解你的…”


“正因为我们是同伴,所以这些露西你早就习以为常了啊。”


纳兹理所当然地说着。他很肯定的确定,露西是和伊格尼鲁以及哈一样最了解自己的人。


“那些人只不过暂时的待在我身边,所以会有新鲜感。露西是一直待在身边的人。露西不一样。”


少年的口气不再吊儿郎当,那种听起来像是在宣誓的语气让露西心里觉得有股暖流涌进。


露西手指间先是露了个缝隙偷偷看了眼纳兹的表情,确定他是认真的后露西放下双手正视纳兹,只不过眼眶微微有些红,明显是差点哭出来。她有些局促不安的拽了下衣角,眼神游离在纳兹的脸上,纳兹并没觉得什么不适自然也坦然的看向露西。

露西犹豫了一小会,还是选择说出自己的想法。她用带有一丝询问的语气开口


“纳兹…谁教你说的?”


“喂喂这可是我自己想的!露西太打击人了!”


纳兹听到露西不可置信的语气立马从深情款款状变成赌气的小孩子状。


“什么嘛,怎么会是别人教的?因为露西是同伴才想要安慰的。”


这样的对话一旦出现,气氛立马就变得如往常一样。刚才的尴尬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


“抱歉抱歉,只是纳兹会说出这种话有些惊讶。”


真不像一个单细胞会说的话。不过这句话露西并没有说出口。她一边听着纳兹的赌气的话,一边陷入沉思。


-是因为太熟悉了吗…?


自从进入妖精的尾巴后,无论何时纳兹都会陪在自己的身边。开心也好难过也罢,他都会陪在自己的身边,一起大笑一起沉默。他们曾无数次的共同经历生死,他们曾无数次的将后背交付于彼此,他们曾无数次的鼓励彼此不到最后一刻不放弃。


这么多的无数次使他们慢慢的磨合然后走向熟悉最后到全身心的了解彼此。


因为自己总待在纳兹身边所以便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了,因为自己太过了解对方便习以为常了。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对偶然的细节感到陌生—————因为太过熟悉了。


【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连纳兹都比自己想的明白。】


解开一个心结后,露西觉得心情明亮。围绕着自己的蘑菇云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你也会说些好话嘛纳兹,谢谢你啦。”


露西语调轻快并报以纳兹一个如往常一样元气的笑容。本来纳兹还想继续嘟囔什么听闻此也立马报还一个不输于露西的朝气的笑容。


“阿拉,露西已经没事了吗?”米拉端着火焰特饮走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没事啦!是不过是偶尔有些奇怪的想法而已。纳兹已经帮我解开了。”恢复正常的露西变的充满活力。


“诶?纳兹原来也是会安慰人的呀。”米拉有些惊讶的看向樱发少年,其实也是想要捉弄一下纳兹。某种程度上来说,米拉是相当的腹黑呢。


“喂喂,你们那都是什么表情!”


纳兹刚想站起来讨回公道,只听见大门口处会长大喊一声


“纳兹,你究竟干什么了?!为什么我们公会一口气收到了一百多封投诉信而且全部投诉你?!”


会长气急败坏的跺着脚。


“噗噗,还都是女孩子哟。纳兹有好多腿。”


跟着会长一起回来的哈比也在一旁卷着舌头说话。


“啊…糟糕了。”


豆大的汗珠从纳兹额上滴落,他看向一脸窃笑的露西做了某个决定。


纳兹深吸一口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任务栏前揪了一张任务随后立即扛起还未反应过来的露西一溜烟的跑出了公会。


“爷爷!我还要帮助露西赚房租!那些投诉信就交给你啦!”


“放—我—下—来啊啊啊啊啊!”


纳兹和露西的背影逐渐远去只留下石化了的众人。


“莫非是纳兹和露西才是一对那些人想要拆散他们…?”


“他们也长大了啊…"


“露西竟然和纳兹那种单细胞在一起了,我的小露西啊…”


“啊…我明明把今年的妖精小姐的票投给小露西了…还是没能约到她…”


“这得等你先打败纳兹咯———"


—————————————————


“露西,任务是什么?”


“你先放我下来啦!!我看看……唔…”


“露西?”


“纳兹…你加油…扑哧…”


“啊露西?为什么就我加油?还有你笑什么好像翻车鱼…”


“闭嘴!我明明是可爱的花季少女!”


“赶紧告诉我任务了!”


“谁分散我注意力的?!真是的。嘛,听好了纳兹'请贵公会的纳兹多拉格尼尔先生作为我报社本次的摄影专辑对象'纳兹,看来你是真的出名了。”


“…那我们私奔吧露西!”


“?!你又从哪里学的奇怪的话?!”


“那群女生们!”


“麻烦你统一下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好嘛!!!”


—————————————————————


妖精的尾巴的魔导士们 永远活力百倍!


心与心之间的悸动 正缓缓发芽♡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妖精们 加油哦ฅ

评论 ( 9 )
热度 ( 119 )

© Nekotaa | Powered by LOFTER